猫影子

【国家队有病向】吃饭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。良知是何物,节操满地跑。

笑到打滚

王十安:

能get到lo主全部点的,请联系我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艺高人胆大

王杰希提着一罐玫瑰腐乳去自助餐厅吃早餐的时候,一眼就瞧见黄少天在和那个大胡子厨师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,一头黄毛晃来晃去,很是扎眼。


自助餐厅一侧有一个开放式的厨房,每天早上一个大胡子厨师会站在那里根据客人要求现做一些餐点,像是煎蛋、煎培根、煎饼啥的。王杰希外语还停留在“李雷和韩梅梅”的初级阶段,稍微高级点的交流都是两眼一抹黑。所以他一直很识趣地没有用自己的破英文去自取其辱,一般只拿些已经做好的食物就打发了。

 

据王杰希所知,黄少天的英语可能比他还不如。所以黄少天敢去和老外点菜,王杰希还蛮意外的。


带着好奇,王杰希往黄少天的方向走了几步,远远就听见黄少天极有辨识度的声音飘过来:

“Hello! I am Shaotian. I want egg!”

 

大胡子点点头,抄起一个鸡蛋往铲子上一磕,鸡蛋啪嗒落在倒了油的铁板上,“滋滋”作响。


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鸡蛋,亟不可待地开始指手画脚,嘴也像连珠炮似的不停地说起来:

 

“一面煎老点,one,old点,you know?诶诶诶,说了老点别急着翻面啊!no worry!no worry!嘿对对再煎一会儿。诶好了好了,差不多可以翻面了。This one,OK了!Ok了!对对翻过去。另一面嫩点哈,诶?嫩点英语怎么说来着?诶师傅啊,那个那个……one,neng yidian you know ?neng yi dian.”

 

大胡子一头雾水的表情充分证明,他一点都不know黄少天在说什么。

 

“哎呀,真是……”黄少天眼看另一面就要煎过头,急得手朝大胡子的料理铲一伸:“that,give me.”

大胡子满头黑线地把铲子递给黄少天。黄少天毫不客气一把接过,迅速为蛋翻了个个。

 

“诶师傅啊,我要一点点salt和一点点黑胡椒,额黑胡椒怎么说来着……blackhujiao?诶好像不对……怎么办怎么办……那个,那就只要salt就好了。师傅啊,I want yidian dian salt! ”黄少天一会儿自言自语,一会儿又去和大胡子比划。

 

一个蛋足足搞了十分钟,黄少天终于满意地端着那个“one old one neng yidian and yi dian dian salt”的煎蛋走了。王杰希明显地看到大胡子厨师对着黄少天离开的背影,翻了个巨大的白眼。

 
 

2.撒旦和耶稣的神奇早餐

“王杰希!你也来吃早饭啊。”黄少天转身看见了杵在那儿的王杰希,便打了个招呼。

 

“嗯……早。”看了一场半英不中的单口相声,王杰希还沉浸在黄少天令人发指的沟通技巧中。

 

“诶,你带着瓶什么?”黄少天眼尖,一眼看到了王杰希手中的腐乳。

 

王杰希把瓶子凑到黄少天眼前:“王致和的玫瑰腐乳。国内带了瓶过来,涂面包还蛮好吃的。”

 

黄少天惊喜地一声嚎叫:“太好了快分我点,你知不知道来这儿这么些天,我天天吃这些洋玩意儿都快吃吐了,晚上梦里都是腐乳红烧肉。”

 

两人说着找了张桌子面对面坐下。

 

刚落座,侍应生已经端着咖啡壶和橙汁走了过来:“Hi,sir.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drink?”

 

“这个我知道,coffe ,tea,or cokecola 嘛!哈哈。”黄少天立刻接话。

 

“我想他应该不知道这个梗……他在问我们要不要和咖啡或者橙汁。”王杰希突然觉得和黄少天坐在一起是个丢脸而错误的决定。

 

“this.Thank you.”王杰希指指橙汁,对着侍应生说。

 

侍应生和善地笑笑,边帮两人倒果汁边问:“from China?”

 

“Yes Yes!”这句黄少天听懂了,非常高兴地自我介绍:“I amShaotian,”他又指着王杰希说:“and he is Jiexi.”

 

对于为数不多自己可以流利掌握的英语句子,黄少天故意说得拿腔拿调,颇有八十年代译制片的翻译腔,说名字时偏要带点含糊。然而黄少天觉得很洋气的读法,哪知听在侍应生小哥耳朵中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意思。

 

听了黄少天的介绍,侍应生小哥的笑容霎时僵在脸上。他颤抖着问黄少天:“You are…… Satan(撒旦)?”

 

黄少天一点头:“Yes!”


小哥又颤抖着看向王杰希:“You are……Jesus(耶稣)?”

 

“Yes!”黄少天又是大大一点头。

 

 “Oh……Interesting……”小哥哆嗦着说。

 

(注:撒旦原为耶稣座前的六翼天使,后堕落为恶魔,与耶稣势不两立。撒旦和耶稣的英语发音略有接近“少天”和“杰西”。)

 

“Jiexi……听起来有点肉麻。”王杰希对黄少天说。

 

“外国人不都说个名吗?哪有连名带姓说的。”黄少天和王杰希显然不知道侍应生小哥内心的纠结,还在讨论要不要自我介绍带姓的问题。

 

对于大小眼耶稣和黄毛撒旦一同坐在桌子上吃饭这件事,信仰基督教的侍应生小哥受到了很大冲击。他颤抖着离开了黄少天和王杰希的桌子,绕到王杰希背后的另一桌去服务了,但是眼睛还是不住地往这边瞟。

 

“给我块腐乳。”黄少天催王杰希。

 

王杰希把腐乳瓶子拿在胸前去拧。不想用力过猛,腐乳汁在盖子拧开的刹那一下子泼了出来,不偏不倚全洒在了王杰希雪白的T恤上。粘稠暗红的腐乳汁滴滴答答地从王杰希的胸前淌到腹部,血淋淋的场面有点骇人。

 

“啧……你很像凶杀现场还剩一口气要拼死用鲜血去写犯人名字的被害者。”黄少天一边手忙脚乱地递纸巾给王杰希,一边还不忘评价道。

 

“唉,早上刚换的衣服,真糟心。”王杰希大叹一口气,接过纸巾就要擦。

 

“等等,”黄少天突然大喝一声,猛地站起来,一手抄起叉子。

 

“你干嘛?”王杰希吓了一跳。

 

“先别动,你肚子上有块腐乳,”说着,黄少天迅速伸手,叉起了刚才从瓶子中飞出的、此时正停留在王杰希腹部的一块腐乳。

 

“一瓶没几块,千万别浪费啊。”黄少天心疼地说。

 

“你还吃?”王杰希汗。

 

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把叉子上的腐乳丢到面包片上,抹开。“你不是刚换的衣服,不脏没事儿,吃呗。”说罢他大大地咬了一口面包片,嚼巴了两下,满意道:“嘿,味道真不错。”

 

然而此时,站在王杰希身后目睹了这一切的侍应生小哥的世界线中,刚刚发生的事件的整个过程是这样的:


黄毛撒旦突然站起来用一把叉子狠狠捅了大小眼耶稣的腹部。

 

大小眼耶稣痛得大叫一声,然后他转身时我看到他已经血流成河。

 

黄毛撒旦似乎挖了大小眼耶稣的一块血肉。

 

黄毛撒旦把大小眼耶稣的肉抹在了面包上。

 

黄毛撒旦吃了涂有大小眼耶稣的血肉的面包……

 

然而撒旦和耶稣居然还在心平气和地聊天……

 

“Oh my Jesus!”侍应生小哥面色惨白,只觉得天旋地转,几近昏厥。

 
 
 

3.张新杰,炸了

这天下午没有安排训练,众人各自在房间里休息。肖时钦听到门铃响,便起身去开门。

 

站在门口的方锐提着两包方便面,往房间里探头探脑:“嗨~肖队。诶就你吗,张新杰不在?”

 

“哦,他啊,刚才出去了,说是去买东西。”肖时钦回答。

 

“哦……”方锐问:“他是不是带了一只电饭锅来?”

 

张新杰说他每天要吃大米饭,这样比较符合中国人对营养的需求。所以张新杰带了一只很高级的电饭锅来,足足8斤重。但是来了苏黎世之后就一直搁在桌子上没用过,肖时钦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

于是肖时钦点头:“嗯,不过这么多天也没见他用过。”

 

“多浪费啊,借我用用呗,煮个泡面。”方锐说。

 

肖时钦想想反正就煮个面而已,张新杰也不是小鸡肚肠的人,等他回来再打招呼也不迟,也就点头让方锐进屋了。


方锐兴高采烈地打开电饭锅,往内胆里倒上水,又撕开面袋往锅里倒。“这几天一直吃披萨,我整个人都一股奶油番茄味儿了。”


“我也吃不惯这里的东西。”肖时钦表示赞同。

 

“那一会儿分你点面!嘿嘿。”方锐说:“对了,电压合适吗?可以直接插电吗?”

 

肖时钦想了想:“中国和瑞士的电压都是220V,应该是通用的。”

 

“那行。”方锐说着便插上了电。

 
 


张新杰从杂货店出来的时候,手里捏着一包米。他捧着这包米,往酒店走回去,连脚步都轻快了一些。


终于可以吃米饭了,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。张新杰面色是平静的,内心是雀跃的。

 

为了能在世界联赛期间每天都能吃上白米饭,张新杰提前网购了一只日本进口的电饭锅,打算带出国去。这只电饭锅可以精煮、快煮、煮硬饭、煮软饭、还可以烧汤熬粥煮鸡蛋,简直完美符合了张新杰的需求。

 

然而……到货之后,张新杰发现,这只Made in China的日本电饭锅,适用电压居然是日本通用的110V。直接插在220V的电插座上,会烧掉元件。


以为这就能阻挡张新杰吃米饭的渴望了么?不。张新杰又网购了一个6斤重的变压器,经过变压器的转换,电饭锅终于可以完美使用。


这样带上电饭锅和变压器,自己再带一点米,就可以天天吃米饭了呢。当时的张新杰是这么盘算的。

 

然而……去机场值机的时候,张新杰的行李超重了。在一大堆别人看来很鸡肋的“生活必需品”中,张新杰犹豫再三,还是丢掉了变压器。

 

没关系,变压器到了苏黎世后再去买一个呗。到时候还是可以天天吃米饭的呢。

 

然而……到了苏黎世之后的前一个礼拜,战队一直在备战、调整,各种忙成狗,根本没有时间出去瞎转。忍受了好几天没有米饭的日子。张新杰终于在昨天找到了空挡,跑到N家超市,买到了变压器。


终于可以吃米饭了。张新杰很欣慰。


然而……当张新杰已经洗好电饭锅,并且打开行李箱内侧那个装米的包时,里面的米已经不翼而飞。张新杰仔仔细细地翻找,发现行李箱中多了一张全是洋文的纸。张新杰查着手机字典看完了。这是一张海关通知单,大意就是:你的行李中有违禁物品不能带出国,所以我们没收了,不服你来咬我呀诶嘿~

 

……没关系,行百里路半九十,苦难是一只蝴蝶,唐僧取经也要九九八十一难。酒店不远就有卖米的,明天买了米就能吃上米饭了……张新杰安慰自己

 

于是今天下午,张新杰再次一得空就立刻跑去买米了。


终于,万事俱备,只欠回到酒店,把米丢到电饭煲中,连上变压器,打开开关,晚饭就能吃能吃到香喷喷的米饭了。

 

然而……

 

张新杰推开房门的时候,方锐和肖时钦正围着他的电饭锅。


“张副队,我借你的电饭锅用一用哈。”方锐冲张新杰打招呼。

 

看着已经插上电的电饭锅,张新杰沉默了三秒:“你用变压器了么。”

 

“变压器?”方锐迷惑。

 

话音刚落,就听得“砰”一声闷响。再去看那电饭锅,锅盖已经炸开,此刻偃旗息鼓,冒着袅袅青烟。

 

房间内顿时进入长久的静音模式。


“砰!”又一声响,却是房内开着的电视机中,史泰龙一拳打爆了一个小喽啰的脑袋。

 

“Go to hell(去死吧)!”电影中的史泰龙大喝一声,飞起一脚踢爆了另一个小喽啰的蛋。

 

肖时钦和方锐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。

 
 


“诶,你们都在哈。”这时候张佳乐正好路过,看见张新杰这屋的房门开着,就走了进来。

 

站在门口的张新杰一动不动,看也不看张佳乐。

 

“张新杰你怎么了?”张佳乐隐约觉得气氛不对。


“噼啪噼啪……”张佳乐低头一看,只见张新杰手上拿着包米,米的塑料外包装已经被张新杰的手指抠破,米粒从小洞中争先恐后地掉落出来,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脆响。


张新杰的脖子以及其缓慢的速度转了90度对着张佳乐,他的眼神犹如一潭死水,他平静地吐出了两个字:“炸了。”

 
 
 

 

“你干嘛用电饭锅煮泡面啊,自己房间泡泡不就好了吗?”事后张佳乐拉着方锐数落。

 

“我来这儿这么多天还没见过能喝的热水呢,老外喝水都放冰块。”方锐委屈。


“我去,房里不有个咖啡机的吗,你别放咖啡包,直接就能出热水!”张佳乐说。

 

“靠!不早说。”方锐马上就要回房去试验。


“诶等等,”张佳乐拉住他:“嘿嘿,还有面吗,也给我一包。”


 
 

4.求李轩心理阴影的面积


李轩病了,连着两天没能来训练。

 

“说是他吃了一块长毛的奶酪,然后就不行了。”苏沐橙在吃午饭的时候对众人说。

 

外国的食物不能乱吃,这已经在所有人心中达成共识,如若不然,很容易就中招。尤其是各色奇奇怪怪的奶制品,比如各种发霉的、长毛的、颜色蓝蓝的奶酪,吃一口就可能闹肚子。


“不对吧,他不是吐出来了吗?”孙翔记得,昨天早上李轩刚把奶酪塞进嘴里就吐得昏天黑地,应该是没吃下肚。

“不知道,晚上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
 
 

这天训练结束,大伙儿一同去李轩的房间探望他。


“还活着吗?”叶修问在床上挺尸的李轩。


“我去……你对着病人抽烟还是不是人……”李轩气若游丝地说。

 

叶修立刻把烟掐灭了。“我说你到底怎么了,要不要去医院?”


“死不了……也治不好……”李轩说。

 

“你到底什么问题?”喻文州问。

 

李轩虚弱地叹了口气;“哎,这是心理因素。这得说到很久以前……”

 

众人竖起耳朵听。


“我太爷爷活了93岁……”


“诶诶诶,我们是在关心你!你居然怪我们多管闲事吗?”黄少天打断他。

 

“我去……我没在说那个段子……你别打岔……”

 

“哦那你接着说。”

 

李轩双眼望向天花板:“我太爷爷从50岁就开始犯脚气……一直到93岁还没治好……我小时候经常和他一起睡……然后有一天……”

 

“有一天什么?”大伙儿问,


李轩眼睛里泛起水光:“有一天我醒来……发现我睡着睡着,睡到床尾去了……太爷爷的脚趾……插在我嘴里…”李轩的声音哽咽:“…当时我吐得呀……三天瘦了5斤……”

 

“那味道……和昨天那块奶酪……一毛一样……”


“噗!”数人憋笑未果。虽然他们马上露出了万分痛心的表情,但仍然给李轩同学造成了深深的二次伤害。

 
 
 

5.我母鸡啊

赛程过半,带着中国胃的中国选手都已经撑不下去了。训练室里天天唉声叹气、哀鸿遍野。


“好想吃青椒土豆丝啊。”


“好想吃红烧肉啊。”

 

“好想吃烧饼油条啊。”

 

“好想吃火锅啊。”

 

“……白米饭。”


所有人都扯着嗓子干嚎,除了孙翔和周泽楷。

 

“我挺吃得惯的呀,我还觉得挺好吃的呢。”孙翔说。

 

叶修同情地点点头:“看来轮回伙食真是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。”

 

“我这次还带了包小肥羊的火锅底料呢!”楚云秀沮丧地说:“但是根本没有厨房去料理。”

 

“厨房?不是每个房间都带的吗?”唐昊突然说。

 

训练室里先是安静了一下,然后一下子炸开了锅。

“我去,你房间里带厨房的吗?!”众人“呼啦”把唐昊围住。

 

“是啊……你们的房间里没有吗?”唐昊弱弱地说。

 

“没有!你怎么不早说!” 


“我以为人人都有的啊……”

 
 
 

 

于是当晚所有人都聚到了唐昊的房间,从超市买来的各种食材堆满了料理台。

 

楚云秀作为唯一会下厨的人,众星捧月般地被拱在中间掌勺。其他人鞍前马后殷勤地打着下手,洗菜切菜刷锅递水,团队精神在这一刻被发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

“人为食死,鸟为食亡啊。”叶修不禁感慨。

 

前前后后忙了一阵,总算告一段落了,此时灶台上右边炖着一只鸡,左边闷着一锅米饭,众人也闲了下来,纷纷坐下来休息。然而鸡汤浓郁的香味渐渐飘散出来,布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,大伙虽然扯着淡,却无人不是心猿意马。

 

方锐呆呆地望着那锅鸡汤,问旁边的黄少天:“那只鸡是公的还是母的呢?”

 

“母的吧。”黄少天支棱着下巴也盯着那锅鸡汤,回答他。

 

“哦……”饥饿的人智商会下降,所以方锐没有任何疑问地接受了这个答案。“那它在想什么呢?”

 

黄少天拉长了音调用广东话回答他:“我母鸡啊(我不知啊)。”

 
 
 

6、任重道远

“鸡蛋不够了,”正炒着菜,楚云秀突然说;“大蒜也忘了买。”


“这个点外面店都关门了,要不,问酒店厨房要点?”叶修说。


“厨房里都是男人,让苏妹子去最好,美女一发嗲,是男人都得答应。”黄少天说。


“那我去吧!”苏沐橙倒也爽快,起身就出了门。

 
 
 
 

没多会儿,苏沐橙两手空空地回来了。

 

她摇摇头:“那个管厨房的是个外形很粗犷的汉子不假,但是他说他的名字叫Anna。”

 

“而且,”苏沐橙接着说:“用的居然是香奈儿五号香水。另外bra带子都透出来了。这显然是个小公举。我搞不定。”

 

她接着扫视了众人一圈,然后惊喜地一拍手:“对了,让周泽楷去嘛!”

 

“嗯,可以加上孙翔。”正往大锅里倒着小肥羊底料的楚云秀插嘴道。

 

被充分肯定了颜值的孙翔显得很高兴,丝毫没有犹豫就接下了这个出卖色相的工作。“哈哈,没问题交给我吧!”说完,就拖着周泽楷气宇轩昂地走了。

 

“等等,”两人刚走,叶修反应过来:“这俩人一个闷包一个二货,还都不会说英语,去了干嘛?小肖,要不你跟过去看看?”

 

肖时钦显然知道自己不是作为颜值担当而被指使过去的,心里莫名有些悲凉。他无奈起身,出门去追那两人。

 
 
 

没想到这次又没多会儿,周泽楷和孙翔也两手空空地回来了。

 

“又没成啊……”众人很失望。

 

周泽楷摇摇头:“被摸屁股了……”

 

众人大惊,什么?!Anna吃了你的豆腐吗?

 

周泽楷再次摇摇头。于是众人又刷一下把目光对准了孙翔。


“干…干嘛,不是我,是小事情。”孙翔说。

 

大家这才发现肖时钦还没有回来。


“那个看厨房的,好像很中意小事情的样子,就打发我们先回来了。”

 

房间里有好一阵没人说话。过了许久叶修才开口:“嗯……这外国人的审美观,是和中国人的不太一样哈。”

 
 
 

此刻,肖时钦正在厨房门外满脸通红地被Anna上下其手。他左躲右闪,企图不着痕迹地拍打掉他放在自己屁股上的大毛手。

 

“You are cute.”Anna带着一脸络腮胡,眼神魅惑地看着肖时钦。

 

肖时钦脊梁骨阵阵发毛,心下已经把落跑的孙翔和周泽楷咒骂了一万遍。“呵呵,thank……thank you.哎你别!……”话音未落,另一只长满毛的手猛然贴上肖时钦的胸,狠狠摸了一把,弄得肖时钦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

肖时钦那个欲哭无泪啊,活了二十几年,头一回被一个汉子调戏。

 

Anna吃够了豆腐,钻进厨房里,拿了好些东西又风情万种地扭了出来。

 

“Thank you.”肖时钦伸手去接,心想革命可算要成功了,我这牺牲可真够大的。

 

“What’s your name?”Anna边扭过来边问。

 

“额……XiaoShiqin.”肖时钦回答。

 

Anna笑笑:“Good name.”他走到肖时钦跟前,先往他两只手上各塞了3颗鸡蛋和4粒大蒜,然后……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扯开肖时钦的裤头,把剩下两个鸡蛋塞进了他的内裤。

 

肖时钦手上拿得满满当当,根本来不及阻止。这么一搞,肖时钦当场懵了,完全陷入当机状态。趁着肖时钦还在面红耳赤的功夫,Anna又重复以上动作,把最后一根香肠也塞了进去。

 

“Just for you…”Anna懒懒一笑,在肖时钦耳边吹了口气。

 

肖时钦寒毛根根直立,他再也受不了了,“腾”地跳起来,不管不顾地撒开脚丫子落荒而逃。

 

一路跑回唐昊的房间,肖时钦还惊魂未定。众人投来殷切的目光,肖时钦气喘吁吁地打算叙述一下刚才的遭遇。


正要开口,听得“啪嗒”一声,一只鸡蛋顺着肖时钦的裤管跌落出来,砸在地上,碎了。


众人石化。


“啪嗒,”又一只鸡蛋顺着另一只裤脚管滚下来,也碎了。

 

“不是的!我……”肖时钦情急之下想要解释。

 

“啪嘭”又是一声,一根香肠也从裤子里掉了出来。

 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肖时钦只觉得浑身乏力。


李轩愣了半天,最后抬头地对他说:“肖时钦,你的蛋和香肠掉了。”


啊……就让世界在这一刻毁灭吧。肖时钦生无可恋地想。

 
 


 

隔天肖时钦去餐厅吃早饭时,隐约听到有个声音用非常不标准的发音在叫自己。肖时钦四下环顾,只见Anna隔了老远的距离在向他挥手,嘴里一边大喊:

“Ciao,Shitting(肖,时钦)!”

 

(注:ciao:意大利文“你好”,发音类似“桥”,意大利语为瑞士通用语言之一;shitting:英语动词shit的现在分词,可解释为“正在拉屎”。我觉得桥诗婷和肖时钦还蛮像的……)

 
 

7.一坨屎引发的血案

漫长的世界联赛终于胜利结束,中国国家队心满意足地捧着冠军奖杯踏上了归途。

 

飞机上叶修和方锐挨个坐着。“你在掏什么?”叶修见方锐在背包里掏啊掏的老半天,就问他。

 

方锐不回答他,接着埋头苦掏,终于从包里掏出了一只苹果。“让让,我要上厕所去。”方锐拿着苹果站起来,示意叶修让个道。

 

“你上厕所带苹果吃?!”叶修震惊了。

 

“滚……顺便带过去洗一洗。”

 

叶修闻言侧了侧身,让方锐挤了过去。

 
 
 

方锐上完大号后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:他的屎,怎么也冲不下去。

 

方锐一向是很鄙视上完厕所不冲水的行为的,所以他现在也在很负责任地想方设法把这坨顽固的屎冲掉。

 

他又冲了好几次,尝试拍打马桶,往里面丢一些纸巾,都未果,那坨屎老而弥坚。

 
 

方锐环顾四周,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只他带进来的苹果上。听说飞机上冲掉的屎尿都会被打成小颗粒飘走,所以……应该不会有人被一个苹果砸死吧?

 
 

方锐心一横,拿起那个苹果,重重往屎上一砸。“啪”得一声,屎果然松动,很快被水流带走。


方锐还没来得及高兴,他又遇上了新的麻烦:那只苹果飘在马桶中,怎么也冲不下去。

 

“我靠啊!”方锐气的骂脏话。

 

“咚咚咚”,厕所门被敲响了,外面传来了叶修的声音:“方锐你好了没啊,我内急,你快点。”


方锐把厕所拉开一条小缝,从里面对叶修说:“你等一下,我遇到了一些麻烦。” 
 

“麻烦个p,你占着茅坑不拉屎啊。”叶修见他也没在马桶上坐着,便奋力拉开厕所往里面挤。

 

“我靠你别进来啊!诶!……诶!”方锐拼命阻止,却仍然被叶修挤了进来。


叶修盯着在马桶中浮浮沉沉的苹果,思考良久,很严肃地对方锐说:“没想到你的消化系统已经差到这个地步。” 
 

“尼玛不是的!”方锐咆哮。

 
 


“现在怎么办,这么出去空姐会逮捕我的。”方锐关上厕所门,压低了声音问叶修。


叶修想了想,伸手去挨个摸牛仔裤的口袋,摸了半天掏出来个东西:“你手带上这个去把苹果捞出来。” 
 

方锐定睛一看,居然是个避孕套。“你……随身带这个干嘛……”


“苏黎世酒店里的,我的个人收藏爱好。”叶修说。

 

“……”对于叶修的恶趣味方锐虽然满肚子嘈,现在也不是吐的时候。他接过叶修的避孕套,撕开套在手上,闭着眼睛,挣扎着把苹果捞了出来。

 

“真尼玛恶心。”方锐把苹果丢进垃圾桶,嫌恶地剥下黏黏糊糊的套子。“满手润滑液很难洗诶。”

“好了,快点洗完走人。”叶修催他。

 
 


接下去的飞行中,方锐总感觉背后有几个空姐凑在一起在窃窃私语,眼神还不住往他和叶修这边瞟。

 

方锐佯装睡觉,默默关掉了耳机里的音乐,竖起耳朵去听。

 

“这俩男的,刚刚一块进厕所了,出来的时候啊,我看见里面有一个用过的套子!还有一个湿哒哒的苹果!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哦……”


方锐一下子从座位上跌落下来。

 

“尼玛……叶修你还我清白……”方锐有气无力地说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呐弟弟超可爱*^o^*

靴下猫腰子:

【2016.5.29】

祝愿叶修,叶秋,生日快乐~!!

 

这是开始画全职荣耀岛的故事之后,第三次画叶家兄弟的庆生图啦~~

三个年头就这样一晃而过,其中发生了很多愉快的事情,非常开心=3=~~~

(所以偷偷决定这次的生日要让弟弟占一次上风~~(*´艸`*))

嗷叽嗷叽!!

总之,兄弟俩,生日快乐!!!!


妈哟太苏了!

城中觋♠:

【百日韩张DAY13】花吐症后续w

新杰昨天我被你的花瓣传染了花吐症所以现在我需要个治疗!!


于是他们两个花吐症都好了√

老韩生日快乐!!!!!告白成功算不算礼物!!!!

2014的叶蓝文包www

江月何曾皱眉:

上次忘了发这个年度总结的时候打包的。

14年的文包,50W+,全txt模式,不嫌弃的小伙伴可以自取或者戳个推荐(*/ω\*)

微盘:点我自取w

 

全部都是温暖的文~~~

好在意那篇叶蓝When fortune falling in spring,这文里老叶是个啥妖怪?!到处找不到作者六太的lof,纠结死我了(>﹏<)打个tag有人能救我么??

周泽楷X莫凡

哈哈哈这就是我之前说得周莫唯一可能出现的模式!原来我不是一个人!!!

将军你竟敢跟朕抢丞相: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 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周:“……”

莫:“……”

三天后。

周泽楷对莫凡点了点头。

莫凡面无表情,也点点头。

然后两人手牵手次饭去了。_(:з」∠)_



哈哈哈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!善待手残人人有责!

關亭亭亭:

藍雨,一個充滿愛的大家庭。

被深深愛著的隊長表示感受到了來自隊友的森森惡意愛意呢

忘了之前答應誰了說要畫藍雨篇
總之我還了哈哈哈哈(遁走

※請相信我對文州真的是粉,是真愛啊。

【林方】正常人没有这样尿尿的!

我简直要被这个脑洞笑吐了——两个蛇精病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!!!

麻辣香串儿:

送给好光 @山有木兮林有方 的生日贺文


虽然我觉得,她已经把我拉黑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林敬言觉得好崩溃啊。


 


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和方锐搞对象。


 


方锐对他来说只是战队从蓝雨训练营挖来的一个天赋异禀的小伙子。方锐刚来的时候,林敬言闹别扭没去接他。因为方锐的定位一上来就是“林敬言的接班人”,特么自己很老吗,需要这么早就找接班人?玩弄着手里风骚的唐三打的林敬言特别没有大局观地想着。


事后他对于自己那一天没有去迎接方锐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。


这当然不是因为后来他爱上了锐锐。——只是因为由于他没去接人家,导致他们俩人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战队的厕所里。


林敬言每次想起来都觉得特别崩溃。


他上厕所的时候,如果旁边有陌生人,他会尿不出来!


林敬言正在一个人寂寞地上厕所的时候,方锐哼着歌儿就进来了。


林敬言(的膀胱)一阵颤抖,把尿硬生生给憋回去了。


方锐哼着的歌儿停了停,然后跟他打招呼,“哎,队长!好巧!”


哪里巧!!!!!!!!!!!!!


林敬言的膀胱很疼。


“你就是方锐吧!”林敬言和蔼地笑着,“今天我临时有点事没能跟着去接机,怎么样在战队带着还习惯吗?”


“习惯习惯!”方锐一边解裤带一边挑选顺眼的小便池,“队长你太神秘了!我一来就找你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你在哪!你一会儿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!”


林敬言虚伪地笑着,“好啊好啊。”


方锐不说话了,他又开始哼他的洗脑歌,一边哼一边挑选小便池。


他把整个男厕所遛了一圈。


他觉得没有一个顺眼的!!!!!


方锐大大的口味(不),就是这么刁钻!


林敬言快崩溃了,尼玛你到底是来尿尿还是来参观厕所!


方锐参观完厕所,对林敬言面前的那个小便池情有独钟。


于是他开始晃来晃去地等林敬言尿完了走人。


林敬言也在晃来晃去地等他赶紧尿完了走人。


就这样很长时间过去了。


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快要憋死了。


尼玛!方锐特别想问,队长你到底要不要尿!但是作为新人,他不敢。——可方锐不愧是方锐,一个新人不敢做的事他不敢做,但是所有老队员都不敢做的事情,他却敢做!事后林敬言回忆起那一天,简直无语凝噎,林敬言好后悔啊,早知道他不同意让方锐来他们队,早知道他就跟着去机场接机,早知道他就不挑那一个小便池了。


方锐狂野地拉开了裤链,然后和林敬言挤在一个小便池里。


林敬言觉得自己要疯。


林敬言上一次和别人挤着尿尿,还是在幼儿园,因为怕小朋友们尿裤子,老师在教室前面放了一个大大的尿桶,想尿尿的小孩子就在那里围成一圈儿。那画面太美林敬言不敢回忆。


但是更不敢回忆的还在后面。


一阵清凉的风从厕所的小窗户吹了进来。


然后方锐就打了个喷嚏。


打了个喷嚏。


打了个喷嚏。


打了个喷嚏。


“……”


林敬言低头看着自己湿淋淋的裤裆。


觉得特别想一把掐死方锐。


“……”方锐往后退了两步,拉好了裤链,“那个什么,队长,我去给你,拿一条裤子。”


方锐掉头就跑,“等我啊!”


林敬言事后好后悔啊,为什么他就让方锐这么跑了呢。


由于方锐是新人,他连厕所都是队友带他找来的,当然也就不知道林敬言的宿舍在什么地方,于是他一路打听,收获了一路“哇你怎么刚来第一天就想进我们队长的房”的感叹。方锐一个个认真地解释,不是,是因为你们队长裤子湿了,我去给他拿一条新裤子。


整个战队都知道林敬言在厕所,因为林敬言上厕所的时候他们都不能进去!


整个战队也都知道方锐没听前辈的劝告,特别不怕死地就进去了!


然后林敬言的裤子就湿了!


卧槽!


真是细思恐极。


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小伙子就这样摸进了队长的房,摸上了队长的床,然后拿了一条裤子。


林敬言换了裤子出来,收获了很多复杂的目光。


尼玛!林敬言暴躁,看我干什么!以为我尿裤子了吗!林敬言极度冤屈,他妈的是方锐尿的啊!


但是他又不能说出来。毕竟这么大一个厕所,两个人挤一个小便池什么的,听上去太玄幻了,肯定不会有人相信。


林敬言暗地琢磨着,觉得膀胱好痛。


……


卧槽。


林敬言哭了。


由于这一切的一切太过让人震惊,林敬言在厕所等方锐的时候,光顾着风中凌乱,——他忘了尿尿!!!!!


卧槽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
林敬言扭头冲进厕所。


队员们的目光更复杂了。


 


后来林敬言和方锐在一起了。


 


从那个年代一起走过来的呼啸的老队员们纷纷表示,我他妈就知道肯定是方锐!这个孩子刚来战队两个小时就征服了我们队长!


 


林敬言上厕所的时候喜欢坐在马桶上玩手机。由于十年前的惨痛经历,同居中的两个人即使再亲密,林敬言上厕所的时候也要认真仔细地把门锁好,然后把洗衣机搬过来把门堵上(并没有)。


他上厕所还特别特别慢,因为他要玩手机。


每次尿急的方锐都要在门外声嘶力竭地呐喊好久,他才慢吞吞地冲了水出来。


方锐觉得简直不能和这个人过了!


但他们还是凑合过着。方锐觉得自己对老林真是真爱啊!居然能忍受他每天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拉屎!林敬言也觉得自己对方锐真是真爱啊!居然能和尿尿方式如此神秘的男人生活这么久!


 


但是后来他们还是分手了。


因为林敬言终于还是被方锐闯进了厕所。


 


当时他们俩人正在联机打游戏,林敬言突然肚子疼!但是两个人正玩到高潮处!林敬言抓着psp手忙脚乱地冲进厕所锁上门。


然后连接就断开了。


“卧槽!”方锐在外面怒吼,“你快开门!”


林敬言对游戏欲罢不能,于是他只好打开门让方锐进来。方锐在狭小的卫生间里转了两圈儿,没找着可以坐的地方。于是他一屁股就坐在了林敬言的大腿上!


马桶上的林敬言:“……”


林敬言追悔莫及。


两个人保持着这奇异的姿势打了两把游戏,方锐想尿尿了。


是的,方锐就他妈喜欢挑林敬言拉屎的时候尿尿!


但是林敬言一如既往地要坐一个小时。


通常这种时候,方锐都是被关在卫生间外面的,不管他在外面怎么闹腾,林敬言都不为所动地坐在马桶上刷他的微博。


所以他经常刷着刷着刷到这样的:


@方锐V


开门!!!!!!!!!!!林敬言V 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


……真是太凄厉了。


这种时候的方锐像黄少天一样几乎要冲破140字的字数限制。


林敬言翻着粉丝们诸如“方锐大大又被林大大关在屋里了吗[偷笑]”这样的评论,在内心高傲地呵呵——你们不懂!


 


——可这次!这次不一样!


这一次方锐在卫生间里面!


这意味着方锐可以对他胡作非为!


林敬言好后悔啊。他为什么就非得玩那个破游戏呢。


 


方锐在林敬言的大腿上挪挪蹭蹭,从侧坐的姿势硬是折腾成了面对林敬言跨坐。对,跨坐在林敬言的两条腿上。


然后他拉开了裤链。


林敬言要吓死了!


“喏,”方锐戳戳他,“你把腿分开一点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林敬言好想落荒而逃,问题是被他这么坐着自己想站也站不起来了!


林敬言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

每一个男人都是小美人鱼,只有在自己心爱的面前才会分开双腿。


但是自己的腿还被方锐拿两条腿夹着,小美人鱼林敬言费了好大劲儿才分开一小条缝。


说时迟那时快!


方锐就把自己的鸡鸡塞了进去!


 


方锐爽完了走了。


林敬言双目失神地瘫在马桶上。


 


林敬言把自己关在书房,给方锐发QQ:“我和你说件事。”


方锐在客厅看电视,心不在焉地回了一条:“?”
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
“……”方锐把嘴里的芒果干吐出来,大爆手速回复他,“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”


林敬言说:“你又尿我腿上了!”


又!


又!


又!!!!!!!!!!!!!!!!!!!!


Again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
“你就因为这个要和我分手???????????????”


“正常人没有你这样尿尿的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”


 


方锐勃然大怒。


他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。还把钥匙扔在家里。


林敬言看着方锐似乎根本就没打算带走的钥匙,觉得有点难过。


再也没有人,在他上厕所的时候,锲而不舍地砸门了啊……


方锐拎着行李去住吴羽策家蹭吃蹭喝。


吴羽策烦得不行。


“你快走吧!”他特别直白地表达了嫌弃,“再不滚我去给林敬言打电话让他把你接走!”


方锐也住得一点都不舒适。


因为吴羽策家里居然有三个卫生间!!!


方锐恍然意识到,原来自己已经离不开那种在厕所门口苦苦等候的生活了。


 


林敬言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还没认识方锐的时候,寂寞地睡觉,寂寞地吃饭,寂寞地一个人上厕所。


他坐在马桶上百无聊赖地刷新微博。突然看到了一大堆艾特。


点开之后。


@方锐V


开门!!!!!!!!!!!林敬言V 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 @林敬言V




-END-

肖翔

二翔超可爱~\(≧▽≦)/~

七葉道:

肖翔


●OOC注意








有點空閒想畫畫其他喜歡的CP......ˊuˋ

萌得化了!

脑洞填补中的望鲤鲤:

睡觉觉❤

唉昨天逛了一天街脚好痛打了好多泡……比黄少的文字泡还多呢……

快放国庆啦!~好想去广州那个什么展子!!!艾漫??哎呀尼玛好想去啊好想去啊好想去啊好想去啊好想去啊!!!!!!!!(;´༎ຶД༎ຶ`)少天的挂画啊抱枕啊买买买啊!!!!出个喻文苏的搞一对嘛!!